主页 > 在线炒股 > 「场外股票配资」A股后浪来了 带着与父辈迥异炒股经

「场外股票配资」A股后浪来了 带着与父辈迥异炒股经

股票开户 在线炒股 2020年07月11日

原标题:A股后浪来了 带着与父辈迥异炒股经

摘要

【A股后浪来了 带着与父辈迥异炒股经】A股的后浪们来了。时代更迭,90后已在股市崭露头角。相关机构统计显示,90后投资者占比逐年增长,97后已进入股市。(中国证券报)

  A股的后浪们来了。

  时代更迭,90后已在股市崭露头角。相关机构统计显示,90后投资者占比逐年增长,97后已进入股市。

  更多的资源、更好的教育、更优越的生活环境,让后浪们有着与60后、70后乃至80后截然不同的投资态度。他们有的把炒股作为学习手段,有的将炒股当成职业。受过良好教育的90后,比前浪们具备更多专业知识储备,价值投资已成为他们的核心投资逻辑。

  职业散户

  而立之年的钟鸿是一名“职业散户”。

  “我从2016年开始炒股,这就是我的全职工作。”钟鸿笑着说。钟鸿家地处江浙,家中经营着钢材生意。大学毕业后,他就在自家厂里帮忙做事:投标、搬运货物、下工地,所有与家里生意相关的事他都做过,但钟鸿不喜欢那样的生活。“做生意少不了人情往来和应酬。我们是乙方,面对甲方时要放低姿态。我的性格比较强,不习惯‘低着头’说话,所以对接手家里生意比较排斥。”他说。

  2016年,在朋友劝说下,钟鸿开始接触股市,毫无财经背景的他从此发现新大陆。“我喜欢股市,可以坐在电脑前一整天不停地分析研究,自得其乐。炒股不需要与人打交道,没有人情往来,你只要自己多学习专业知识,多研究公司基本面就行。”钟鸿说。

  随后,钟鸿拿着父亲给的启动资金全身心投入股市。他的目标是通过炒股实现财富自由。虽然在股市经历了4年摸爬滚打,他还处在“交学费”阶段。“这几年亏了一些钱,但我相信这条路能走通。炒股对于我来说,是一个可以向父母证明自己的职业,我要让他们相信这条路我没走错。”钟鸿说,争取今年见成效。

  钟鸿的父亲钟达也是一位股民,对于钟鸿炒股这件事,父亲的态度很开明:“孩子想炒股就炒吧,能炒出名堂来当然好;亏光了,就回来老老实实做生意。”

  作为一名60后,钟达并不认可将炒股作为全职工作。“手上有闲钱,去投资一把,但要有其他赖以生存的职业。股市的不确定性太大,生活还是要有一份确定性的收入来源。”钟达说。

  在近期行情中,钟达比儿子幸运,他踩对了券商股节奏,但家中生意仍是他的重心。“炒股就是乐趣,生意才是根基。没有实业,哪来资金做投资?”钟达反问道。

  不追消息

  1995年出生的于馨年纪不大,却是位“老股民”。2015年上大学期间,于馨就开启了投资之旅。

  于馨介绍,大学时她选修了金融课程。证券投资老师告诉他们要树立理财意识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,这让于馨萌发了炒股念头。“那时候我们学校组织模拟炒股大赛,我得了第二名。所以2015年二三月我就去开户,拿着压岁钱炒起股来。”于馨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。

  于馨赶上了2015年的牛市尾巴,初涉股海就让她尝到甜头,同时也见证了股市的残酷。“我炒股没多久,就赶上了A股大跌。幸好当时我买的是新华百货,因为‘野蛮收购’而逆势上涨,让我在大跌中全身而退。”

  后来的于馨有几年都未再入股市。“死里逃生不容易,熊市不想看股票。大多数炒股的人与我当时的想法一样,买涨不买跌,觉得熊市风险更高。实际上,散户在牛市同样会亏钱。”

  2019年,已经工作的于馨重新开设了证券账户。“现在,我算半个行业人,工作与上市公司相关,做这一行肯定要有参与感。但我现在炒股和原来不一样:挑选一只股票会综合公司基本面和行业趋势。”于馨称,“我认准的东西不会频繁换手,除非它没达到预期。”

  于馨认为消息有滞后性,不赞同以追消息方式炒股。“我以定投方式参与,每月发工资会拿出两三千元投入证券账户。这相当于一个蓄水池,是我积累财富的一种习惯。”

  于馨父亲与她炒股的方式完全不同。“我爸基本上是看新闻联播炒股,播了什么就去追。比如,今天新闻联播说要搞新基建,他就去追这个板块。”于馨说,父辈上学时,中国的证券市场还未建立,那代人中拥有专业财经知识的不多,在股市中偏爱追消息。到了她们这一代,大家的知识储备和信息获取方式都有所升级,所以在股市投资中更趋理性。

  犒劳自己

标签: 股市   机构   后浪   a股   投资者   崭露头角   生活   父辈  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