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终端访问

扫一扫直通现场

山东省戴庄医院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
济宁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
一键分享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一二三四奔健康 > 正文

他肚子里有个说话的女人

发布时间:2018-03-21 09:07:48  点击:   来源:   打印本页

“嘭”的一声,他被击倒了,接着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,啥也不知道了,他昏了过去……。
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父母、哥哥正焦急地围在自己身边,眼巴巴地望着自己,母亲正泪眼婆娑,哭个不止。
怎么回事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他慢慢地、恍恍惚惚地回忆着:
 —、自杀的原因——幻听
呃,刚才摸电了,想自杀了,但没有成功,他又活了过来。
是什么让他这样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一条不归路呢?要知道,他才40岁出头啊!
唉,是他肚子里藏的“那个女人”又出现了,他又“听”到了“她”的声音——说他肚子里放了一枚定时炸弹,即将引爆,他将马上被炸得血肉横飞!
太恐怖了!
顿时他吓得四处躲藏——床底、桌底、衣橱内等等,可怎么也找不到一处安全的、能够躲避炸弹的地方!
他惊恐万状、大汗淋漓、思维混乱!他在房间里吓得、急得团团转!怎么办?怎么办?怎么办?……
他想:“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出动出击,自行了断,好留个全尸!”
确定下来后,他不再躲藏,他变得异乎寻常的镇定,他要努力寻找、竭力设想最好的解脱方法:
跳楼吗?这是在农村老家,住的是平房,不是自己以前城里住的高楼大厦。
跳井吗?喝药吗?……时间紧迫!已来不及了!炸弹即将引爆!
当他猛然抬头看见院子里扯着的一根根高压电线时,忽然想到何不触电死呢?可能身体会有电伤,但会留个全尸,总比被炸弹炸得身首四处迸裂强个百倍!
想到这里,他立马搬个板凳,跳了上去,然后闭上眼睛,毫不犹豫地伸出右手,猛地抓住了电线……。
二、“干姐姐”对他生活的影响
现在他苏醒过来了,看着自己被电灼伤得血肉模糊的右手掌,感叹不已——又是藏在他肚子里的那个女人惹的祸,这个女人是他的干姐姐。
“干姐姐”已经藏在他肚子里十多年了,不时冒出来给他说话。
可“她”给他“说话”,为什么只有他自己能“听”见,别人都听不见呢?都说没有呢?还认为他精神不正常呢?
他纳闷、他费解、他痛苦!
前妻说他脑子有毛病了,要带他到精神科看看,刚开始他死活不承认自己有病,更拒绝看精神科医生。后来勉强同意看病,但不坚持吃药,所以病情越来越重。
他多么想见见肚子里的那个“她”!哪怕只见一面、哪怕只在一起呆十分八分钟也好啊!
可“她”始终藏在他肚子里不出来,只能偶尔“听”到她的说话声,而看不见人影。
他常常想她想得好痛苦、好难受!他几次甚至拿起刀来要劐开自己的肚皮,扒开看看他的干姐姐到底长什么样子,问问她为什么老是躲在他肚子里不出来?
幸而当时被家人及时发现、制止,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。
他多想把“她”从他肚子里拉出来,让大家瞧瞧:他肚子里确实藏着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经常给他说话!让大家相信他、理解他、不要认为他有精神疾病!
可他做不到!
他只能“闻其声”,而不能见其人!
现在劫后余生,他好后怕!又好庆幸!还隐隐有点小小的遗憾!
实际上他不想死啊!——上有年迈的父母,下有正上初中的儿子,还有照顾他、关心他的哥哥姐姐们。
他多么想念自己的儿子啊,可是儿子已经判给前妻了。
三年前,他离婚了,因为肚子里的“这个女人”,因为他的精神疾病。
离婚后,妻子、儿子还是住在原来的城市、原来的家,而他回到了农村老家。因为他已办理了病退,再加上一个人生活,住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。
一晃三年过去了,他没有见过儿子,就连电话也没通过一次!
在大街上,每当看到和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子,他就忍不住想上去和那个男孩子说说话;就控制不住想抱抱他、亲亲他!
可是他只能竭力压抑住自己的情感和欲望,他怕引起别人的误会——以为他要绑架那个男孩子、或猥亵那个男孩子。
他更怕别人看见了,认为他有精神病,或精神病又犯了。毕竟那是别人家的孩子,不是自己的儿子啊!
本来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、他还可以有一个光明的前程。可因为多年前和领导的一次冲突、因为他“肚子里的这个女人”的出现,一切都改变了模样和方向。
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,凭着自己的刻苦努力、勤奋好学考上了军校,分到了部队,当上了军官。
他曾是父母的骄傲、是亲朋好友眼中的佼佼者、是同龄人羡慕和追逐的偶像。
生活本来像旭日东升的太阳一样明亮耀眼、像盛开的鲜花一样美丽动人,令人心驰神往!
可是,生活啊生活!又像个妖魔鬼怪反复无常、变化莫测、出人意料!
他——家庭里最有出息、最撑门面的人,竟因为刚入职时和领导的一次冲突,慢慢地进入了精神病的魔掌。
从此他越陷越深,越深越难以自拔、挣脱,就像孙悟空无论如何翻跟头,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一样。
三、生病的原因
十六年前军校毕业,他分到部队工作。很快他发现部队上要求高、纪律严、人事关系复杂,远比大学校园里,要严格得多、难处得多!
一次因为新兵训练出了点问题,他被领导狠狠地训了一顿。顿时他感到非常委屈,觉着责任明明不在自己,为什么挨批的是自己?他顶撞了领导一通。
他怀疑这个新兵家里有一定背景,所以领导才会对自己这么凶,才会袒护那个新兵。
从此他对领导心生怨恨,觉部队不公、社会不公。心结越滚越大。他又是敏感、爱面子、自尊心特别强的人。
慢慢地他感觉领导看他不顺眼,给他小鞋穿。他觉着同事们也都是看领导眼神行事,都跟着看不起他,排挤他,墙倒众人推。
他变得孤僻、多疑,渐渐地与领导、同事关系紧张、不和谐。经常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或者不算个事的事,和他人发生争执,搞得很多人害怕和他来往、共事。
于是他的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,从前勤到后勤,再到后勤里一个可有可无的科室。
每调动一个地方,他对领导和同事的积怨就加深一些,他的精神症状就加重一些。他越来越坚信领导是故意挤兑他、打击他。
随着他的症状一天天加重,他也说不清具体从哪一天、哪一刻起,他忽然“听”到肚子里传出来个女人的说话声,说她是他的干姐姐,说中央军委正暗中派人考察他、检验他,说他经历的这一切都是军委故意安排的,是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”。
“听”到这些话,他立马变得高兴起来。
他走起路来昂首挺胸、自信满满,相信将来有一天,中央军委会对他委以重任。现在看不起他的人,以后必将后悔、仰他鼻息!
渐渐地他迷恋上了这位藏在他肚子里的女人——他的干姐姐。
干姐姐“时隐时现”,神秘莫测,有时候几个月不出现一次,有时候一天数次。
他内心充满了矛盾,因为他干姐姐有时候说的让他高兴,有时候又说的使他痛苦不堪。弄得他有时希望听到干姐姐的声音,有时候又害怕听到她的声音。
他迷惑不解、又欲罢不能!他有时喜欢她,有时又怕她、恨她!
四、结婚生子
尽管他已处于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的年龄;尽管他一表人才,又是现役军官,但给他介绍对象的同事寥寥无几。因为人们都感觉他怪怪的,但仍然有几个热心人,给他牵线搭桥。
在零零星星见了几个女孩后,他选择了一位朴实、善良、聪慧的女孩——一位教师。
这位女孩本身就喜欢、向往军营生活,对军官更是情有独钟!所以一见面,就非常崇拜他、欣赏他、爱慕他,就被他着谜!就这样相识不久,了解不深,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妻子的确是位好姑娘,文静大方、温柔贤惠、勤劳能干。家里整日收拾得利利索索、干干净净、井井有条,对他又体贴入微、疼爱有加,简直像照顾小孩子一样地照顾他。
结婚一年有余,可爱的儿子降生了。看着儿子红扑扑的、甜甜的小脸蛋,这位三十多岁初为人父的军人、男人,陶醉了!暂时忘缺了所有的烦恼与不快、暂时把他的干姐姐搁置一边。他心里重又阳光起来,觉着自己还是幸福的、幸运的!
从恋爱结婚到孩子六岁之间,这七年多,是他最快乐、最幸福的时光!
和领导、同事的关系暂时处于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,肚子里的那个干姐姐也常消失的无影无踪,偶尔说几句,他也装着听不见,甚至干脆顶她几句、骂她几句,他不想对不起妻子。
但精神病魔并没有被他的幸福生活所感动、溜走,而是像一个幽灵、一个孤魂野鬼围在他周围——来回游荡、阴魂不散。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它就兴风作浪。
五、犯病诱因
有一天,儿子和小朋友玩耍时,不小心摔倒在地,膝盖正好磕在一块尖尖的石头上,划了一个大大的三角口子,他看到后心疼不已,急慌慌抱起儿子,赶到医院,缝了几针。
他也弄不清自己当时处于什么考虑,也许好奇?也许……?忽然想趁这个机会给孩子查查血型。
没想到这一突然的、无心的决定,竟把他的幸福生活击打地支离破碎!
真是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有时候真实的人生远比戏剧还要曲折、还要残忍!
检验的结果——儿子的血型竟和自己的不相符合!他反复问了几遍“有没有搞错、弄混?”都回答说“没有!”
他怔住了!他无法相信、无法接受这个事实!
他立马又抱着儿子换了另一家医院,检验的结果又相符了!
到底哪家医院是正确的?到底问题出在哪里?
他带着儿子、伴着疑惑回到家里。儿子由于折腾了一上午,爬到床上就呼呼地睡着了。
正当他为自己和儿子的血型为什么有时相符,有时不相符而纠结时,肚子里的那个“女人”,突然像鲤鱼犯花一样“冒出来”了。
“儿子不是你的!”“她”“说”。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
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雳,夹杂着狂风骤雨,把他击得愣愣的、傻傻的!顿时感觉周身的血液凝固了、时间停止了!他浑身发冷发抖,哆哆嗦嗦,无力地瘫倒在地板上……。
“这不可能!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他躺在地上喃喃地、痛苦地自语着。
“儿子就是我的命啊!怎么可能不是我的?我们父子一场已整整六年了!你这样说不是要我的命吗?”他捂着肚子哭诉着、哀求着里面的“女人”。
“儿子真的不是你的,你是在替别人养的!”肚子里的“她”语气坚定地“说”。
他紧紧地、死命地捂着肚子,从未体验过的屈辱伴随着痛苦狠狠地袭击着他、抽打着他!就像一把尖刀扎在他的心上,然后有人再使劲地搅动、搅动、搅动……。
他觉着自己要痛苦死了、要支撑不下去了!
他的脸因为极度地痛苦扭曲了、苍白了!他实在承受不了这种挖心撕肉般的折磨!
六、病情加重
作为一名军人、一位丈夫,他对国、对家都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深深的爱恋。他热爱祖国、他疼爱自己的女人和儿子!为了祖国他可以捐躯!为了妻儿,他也可以献身啊!
妻子怎么可能背叛自己呢?他是那么疼她、爱她!因为和同事、领导关系不太好,他的工作又轻松自由、可有可无,所以他把自己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妻子、儿子身上。
妻子是一个多么敬业的老师、一个多么正经的女人啊!她每天按时上班、下班,从没有听到过任何风言风语!
“儿子不是我的,绝对不可能!妻子绝对不会有外遇!我敢拿脑袋担保!”他凄楚地、坚定地说。
“不仅儿子不是你的,你们这场婚姻,本身就是一场阴谋”肚子里那个女人继续“说”。
“阴谋?什么阴谋?我的干姐姐,你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吗?你是爱我,还是在害我?”
他环视着这个家——地板被檫得一尘不染,各种家具、物件收拾的井井有条,儿子的玩具被放在专门的储物箱里,摆放地整整齐齐,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温馨、幸福的家啊!她的女主人多么爱它及她的老公和孩子呀!
可是肚子里的那个女人,为什么要对他说那样的话呢?这种话能是随便说的吗?它的杀伤力不啻于一颗原子弹投向一座城池!
媳妇还没有下班,儿子正在熟睡,房间里静悄悄的、空荡荡的。影视桌上摆放着儿子一张张放大的照片,以前每当看到这些照片时,他会情不自禁地拿起来亲吻几下,然后笑着骂句“臭小子!狗娘养的!”
可现在,一切都完了!完了!毁灭了!……
他真想爬起来,找把刀把自己的肚皮划开,揪出那个胡说八道的女人,狠狠地揍她一顿!以后再也不认她这个干姐姐了!再也不想做什么军委高官了!他只想要儿子、妻子!
可是他无论如何挣扎,都动掸不得,就像黏在地板上一样!就像一只老鼠无论怎样痛苦地、垂死地、拼命地挣扎,都依然挣脱不了那块粘鼠板!
他不相信自己的老婆会出轨,更无法相信儿子不是亲生的,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!太残酷了!
可万一真如肚里的人说的那样,怎么办?
他一定要查出来、一定要亲手废掉那个男人!他暗暗发誓。
等妻子下班回到家时,天已经很晚了,外面已经很黑了,屋里更是黑漆漆的。
妻子寻思丈夫没在家,遂打开客厅的灯。猛然发现他躺在地上,表情呆滞,浑身皮软,就像一摊烂泥!又像一名刚刚经过一场殊死搏斗败下阵来的伤痕累累的战士!
“你怎么了?病了吗?”妻子吓了一跳,三步并着两步地跑上前问。
要是从前,见到妻子他会以军人矫健的姿态,一个箭步跨过去,接过妻子的包,和妻子来个激情拥抱、热烈亲吻!
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,再也回不到以前的美好时光了……。
可理智告诉他还不能发作,他接下来要寻找证据。他不想失去妻子,更不能没有儿子!儿子就是他的命啊!他不能轻信肚子里的那个女人的话。
看着妻子惊慌失措的样子,他忽然心生厌意和恐惧,觉着妻子对自己的疼爱和关心都是装出来的,都是在演戏,后面还可能隐藏着更大的阴谋。
后来,他又偷偷地领着儿子出去验了一次血,结果还是血型相符!那为什么有一次不相符呢?为什么肚子里的干姐姐说儿子不是他的呢?
他有时候想带着儿子做一次亲子鉴定,可他又害怕鉴定,万一鉴定不是自己的,怎么办?他不能失去儿子啊!
他整日处于这种纠结、痛苦之中而不能自拔。
他对妻子失去了往日的呵护和疼爱;对儿子也失去了以往的耐心和爱心,尽管他非常害怕失去他们!
他变得更加疑神疑鬼,常偷偷地跟踪妻子、翻看妻子的手机,查看妻子通话记录、短信、QQ聊天、微信、朋友圈等等。可都没有发现妻子不轨的地方,越是这样,他越害怕、越怀疑,他越担心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。
他借口身体不适,和妻子分床而睡。妻子做了饭,他不先吃,也不叫儿子先吃,等妻子吃了,他们再吃。
他妻子实在受不了他无端的猜疑、跟踪与冷漠;受不了他越来越荒诞不羁的言行,劝他到精神科看看,可他拒绝看病,不承认自己有精神问题。于是两个人慢慢地开始生气、吵架,甚至动手打架。
七、病情进一步加重
有次打完架后,肚子里的“女人”忽又冒出来“说话”“你媳妇是敌方安插在你身边的间谍,他们还在你脑子里安装了两块芯片,以便窃取你头脑里的秘密。”
“听”到这些话后,他顿时感觉头疼欲裂,就像孙悟空带上了紧箍咒。
这怎么办?什么时间安上去的?他怎么没感觉出来?怎么不知道啊?!
真是葫芦还没摁下,瓢又起来了!
儿子、妻子的事情没弄个水落石出!现在头上又被敌方安装了两块电脑芯片,这可如何是好?!
不行!当务之急,是先取出头脑里面的芯片!
他到了几家医院外科要求取出,可人家都说他头皮没有疤痕,头里面肯定没被放置东西。他缠着大夫给他拍片看看,结果一看还是没有东西,他仍然不信!有大夫看到他这种样子,委婉建议他看精神科。
回到家后,他不甘心,常用手挠头皮,心想要是挠出来多好!可芯片里设置了密码,一般人破译不了,取不出来,更挠不出来啊!
“你必须到美国才能取出来,中国的科技没那么高!”肚子里的那个女人又蹦出话来。
于是他反复向领导请假,向妻子要钱,要求去美国治病——取出脑子里的芯片。
妻子被他弄得身心俱疲、苦不堪言!但为了儿子、为了有一个完整的家,还是不想离开他。
后来领导准假让他去看病——看精神病,因为他上班已越来越让领导不放心,不敢给他安排具体工作了。
八、病退、离婚、回老家
他曾经三次住精神病院治疗,但由于每次住院时间较短,出院后又不坚持吃药,所以疾病一直没能完全缓解、治愈。后来越来越严重,以至于无法工作,办理了病退。
妻子也被他伤透了心,对他失去了耐心和信心,选择了离婚。
就这样,他回到了几千里之外的农村老家,和父母、哥哥姐姐们生活在一起。
但是肚子里的女人却没离开他,他走在哪里,她跟在哪里,与他形影不离。
这不,这次又差一点电死。父母赶紧把他送到当地精神病院治疗。
幻觉给病人带去的困惑、痛苦和危害,是我们正常人无法理解和体验的,因为在病人看来他的幻觉是真实存在的。
但愿这一次,“这个女人”能从他肚子里彻底消失,不再纠缠他。即使暂时消失不了,但愿他能认识到这是一种幻觉,不再受她的蛊惑与摆布,不再有悲剧的发生。
 
以上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症状,属于幻觉里的幻听。幻觉是一种虚幻的知觉,是在客观现实中并不存在某种事物的情况下,病人却感知有它的存在。

  作者:宋克侠  

在此特别鸣谢刘庆海(主任医师)、魏洪凯(主治医师)、李明真(主管护师)给予的指导和无私的帮助!

主办:济宁市精神病防治院(山东省戴庄医院)    地址:山东省济宁市济戴路1号(3路公交车终点站)

网站备案号:鲁ICP备11029258号   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登记号:49395067937080211A5201    鲁公网安备 37081102000149号

联系电话:0537-2030000  邮编:272051  技术支持:济宁新闻网  网站维护事务:dzyyxjk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6- www.sdsdzy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